落魄的一晚

今天一早我就起来了,坐上预约的出租车前往火车站。到了火车站,遇到了好心的黑人哥哥,因为只有楼梯,看我提着这么多行李,帮我把行李箱搬了上去。从伦敦到米堡大概要5个小时。大约下午四点到,先是简单地打扫了一下房间,然后给小寻(我的女朋友,没错又是异国恋)讲了睡前故事。这么一搞就五点多了。原本以为可以顺顺利利去买枕头被子的我遭遇了沉重打击,今天是周日,大部分商店四点半就关门了。这意味着我要睡在床垫上!好在同学有多余的床单,先借我铺一晚,被子就拿衣服盖盖,枕头就用同学沙发上的抱枕。英国的天气比国内低了10度,已经挺冷了,如果今晚我只盖被子铁定要冻死的,幸亏房间里有暖气!原本我已经很绝望了,昨晚躺在伦敦的旅馆里是那么的舒服。可现在躺在床上这么一想,似乎也没那么糟。

一切会好起来的,不是吗?

所谓站岗

由于鼻塞,直至今天凌晨5点左右我才睡着。早上醒来已是10点多,完全忘了今天上午的站岗预约(考驾照)。问了驾校的人,他们说我已经完成了。我的一个高中同学说她当时没去站岗后来也直接过了。可见这个新出的考试流程并没有严格的打卡机制。各位别再给交警送烟了,根本没必要花这冤枉钱。

PS. 之前去模拟课程忘带身份证,导致我10天后才能重新预约。我暑假算是来不及考出驾照了。